搜索 搜索
网站地图 RSS订阅 TAG标签 会员中心 新搜索
道德知音 资讯讲座:  |  新闻资讯  |  专题讲座  |  读书频道  |  诗文赏析  |  知音电台  |  道医养生
修学资料:  | 
文字道理  |  修学日新  |  慧性教育  |  经典教材  |  修真词典  |  知音问答
社区服务:  | 
知音论坛  |  知音社区  |  视频展播  |  历史照壁  |  德慧智教育 |  在线书院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道德知音网版权所有;转载时,敬请注明出处"道德知音网"和作者。自行修改内容者,文责自负。联系邮箱:daodezhiyin@gmail.com。

热点滚动:
返回首页

马斯洛的高峰体验与道家的内修境界

时间:2010-05-04 23:31来源:知音原创 作者:熊春锦 点击:
马斯洛的高峰体验与道家的内修境界 熊春锦 提问: 马斯洛提到的高峰体验,强调个人最高境界是自我实现,有一种特别愉悦的高峰境界体验,这是不是与道家所达到的内修境界高度一样? 解答: 你提出的这个问题,跟道家修之身的变化,并不是完全一致的。 通过这么多年,我

马斯洛的高峰体验与道家的内修境界

 

熊春锦

 

提问:

马斯洛提到的高峰体验,强调个人最高境界是自我实现,有一种特别愉悦的高峰境界体验,这是不是与道家所达到的内修境界高度一样?

解答:

你提出的这个问题,跟道家修之身的变化,并不是完全一致的。

通过这么多年,我在西方进行《德道经》理论、文化、实践方法等方面的讲学情况来看,可以先打一个比喻:我们的儒学思想,可以说是在地球平面上;而佛学思想,相当于在大气层当中;西方的神学思想,也同样处在于大气层当中,他们的哲学思想在电离层这个表面;然而,道学思想却在宇宙之中,因为道学思想它是无所不包的。那么在实证过程当中,在体内的实证过程当中,很多西方人由于受他们文化的制约,一般他们都难以冲破一个“我”字的制约,难以冲破自我状况、自我感受、自我感觉、自我觉悟、自我知觉这几个方面的束缚,在“我”字上面是比较难以突破的这种局限。

在教学当中,这个问题,我也感到头疼。比如说,早期对精气神的体悟,他们很敏感,他们求证得也很快,很快就可以将自己体内的精气神获得一种实证,但是要他们超越自我,马上就会出现一种反馈式的自我保护,并不愿意突破那个自我的束缚和制约,他们还是以我为中心来谈感受,来谈感觉。但道学思想是严格地恪守着一个道生德养的原则,任何生命、任何物质全部都是“道”这个“无”来生成,而且依靠“德”的能量进行滋养,并且要具有阴阳“二”的二重性,才能够赋予品质和品格。只有掌握了这个“三”,三生万物,构成了“三”的时候,才能形成一个可以表述的面。

两点之间只能成一线,三点之间就能构成一个面。但他们在研究的时候,常常只抓住了这个“二”,进行孤立地讨论,而忘记了老子思想当中的这个“三”,三点构成以后,或者说三种物质构成以后,才能够构成一个面。西方人对中国道学思想当中的“合和四象”这四个字,始终没有正确地进行解读。什么叫“四象”呢?“四象”,如果从数理几何图分析的话,当这个“三”构成了面,其实还有一个点潜藏在这个平面的背后。背后这一点,人们常常用双眼是看不着的,它就在另度空间,把握住了那一点,把它确定下来,连接一条线到平面尖部这个点上,就必定构成了一个体,这就叫棱锥体。棱锥体一构成,就是象了,就是一个真正具有立体结构的象了。

所以,古代人无论从能量上研究也好,还是从品质有相物质上研究也好,他们是牢牢地把握住这一点的。等到有了“五”的时候,那就可以运转起来了。像金字塔,就是用了五点,但是在采用能量的时候,绝对是用的棱锥体。现在的人们,这一个人纪的人们,不太重视从宇宙当中获取能源,从太阳上索取能源。但在上一个人纪,他们已经破译了这一点,并且把这宝贵经验通过各种方式传递给我们,但是我们并没有运用,而只是直接从地球上发掘这个能源。但是古代和上一个人纪,他们没有擅自去摄取地球的骨、血、肉,他们知道地球是有生命的,不能够过度地摧毁它,特别是地球上不可再生性的资源,比如说石油、煤,这两大资源、能源他们是不动用的。我们这个人纪,由于智能掩盖了自己的慧识,不能看到事物的本质,在西方智能文明、智能科学的推动下,我们过早、过量去开发和取用地球不可再生的能源,这样就加速了地球生命的终结,实际上必然会给人类带来一种灾难。

在修持方面,在认识论方面,也同样是这样。当我们在无为而为的状态下,或者说在无为认识事物的状态下,其实最高境界是无人无我的状态。比如说,大家如果实践中能够进入深度的静定境地,那就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没有了。到那儿去了呢?融化到万物当中了。第一级万物,可能是融化到星空当中,可能看到星星,看到地球。很多人都觉得震惊和奇怪,为什么远在几千年以前黄帝就总结出了地球是“大气举之”,是悬浮在天空当中的。实际上,他并不是借用望远镜看到的,只是内观外视,通过慧视,他就发现地球的确就在自己的身后。他性命当中的高级性体,能够离开肉身,进入宇宙空间,再回头一望,发现地球就悬浮在空中,所以就有“大气举之”这样一个历史记载。那个时候并没有发明望远镜,人们也不知道地球是圆的。

但是,后来有些智能学者就认为,为什么祖先说“天圆地方”,地球明明是圆的嘛,“天圆地方”的说法肯定是很错误的。其实,就是人们不能够正确用智能去解读慧识、慧观结论的时候,常常就会犯一种主观意识的错误。为什么说“地方”呢?地球的场的确是方的,但是肉眼看不到。这个“方”,方在哪里呢?就像一个放置鸡蛋的方格子。每个星球之间,还有一个看不见的能量轴,与星系场的中央,有一个场能连接。我画了个图,现在没办法现场展示给大家看。古人在论证“天圆地方”的时候,他们看到整个天穹体是圆的,而且每个星球体都像非常有序的无形结构,把这个实体结构摆放在里面。我们骑自行车,后面放一个装鸡蛋的盒子,鸡蛋才不会碎。只是这个盒子不显出形状,一旦它显出形来,那当然就是方的。正是因为不能显形,但又观察到了这种结构体的存在,所以就会出现“天圆地方”的结论,并不是指的实质性的地球是方的,我们只是误解了前人慧观下的一种认知而已。

我们在实证当中,在进入高维空间,将自己的生命提升到无为而为的状态当中,就可以发现隐显的这种共构性。显态具有的,隐态同样具有,这就是共构性。这种共构性,暂时无法用西方智能科学逐一进行验证。老子五千言当中,却早已进行过揭示。我在《道医学》这本书里面,就提到了很多事例,并不是说我们的祖先很笨拙,没有发现,其实他们早就发现了。比如说,前天我还在网上收到一位14岁小女孩发给我的一封信,因为我用德慧智教育理念对她进行了指导,让她诵读经典,让她进行内观,她已经观到了西方DNA的结构,正如我在《道医学》里面揭示过的内容,也是老子讲过的内容,DNA一根链叫做“朴”,另一根链叫做“素”,共同构成双螺旋。中国的定名,比西方还要严谨,这两个结构在电子显微镜下可以看到。DNA中轴在医学模型里,是用一个铁杆子支撑,实际上我们体内每一个细胞DNA的中轴,却是一个能量轴, 它叫“众”;而且,老子把细胞命名为“”。只是因为在2500年以前,我们突然进入了智能文明期。进入智能教育期以后,把教育史割断了,我们没有接续起来,后面的人已经不能内观了,所以就把这些命名实用化、哲学化、思想化,或者说进行品质化,改变了原来一字多用的性质,使人们没办法了解真相。所以,道家的实证比西方要高得多。

在西方讲学的时候,就遇到这样一个例子。柏拉图有一个冥想习惯,他可以在一个地方站一天,闭着眼睛,静静地站着,所有的弟子都恭恭敬敬地围着他,伺候着他,整整站上一天。有个德国的学生,就问我:老师,您进入那种状态得多长时间?我说:很快,有时候就短短几秒钟,就可以回来。他问,柏拉图为什么要站一天呢?那么多学生辛苦地陪着他,要等他从冥思当中再出来。

实际上,冥思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也使我联想到中国农村有种现象,我曾在中国农村做过一些考察,曾在东北走访过民间具有一定特异能力的人,这位先生是黑龙江人,在当地那是有名有姓的,大家要是不相信,可以去访问。当时他就已经78岁了,他有一种能力,可以离开自己的身体,进入低维度空间办一些事,但是他办事时需要整整七天的时间。而且,他还给我讲过一个笑话,他有一个朋友,感到他这个能力非常神奇,就缠着他,非要跟他一起下去玩,被朋友纠缠狠了,他就勉强答应了。他告诉朋友说:有一个条件,到了另度空间,进入下层以后,千万不要离开我所指定的地方乱跑。后来,他就带着朋友下去了。带下去以后,在一个衙门跟前,就要求他站在那里,等他进去办完事就一起回去。结果,等他出来以后就没看到这位朋友,就问值班门卫,我有个朋友站在这儿守候,现在人到那儿去了?因为换班了,值班门卫不知道具体情况,只好又找到上一班门卫,才打问清楚。原来开始他的朋友还在那里站着等候,但是看到来了一支吹吹打打非常热闹的迎亲队伍,他的朋友感到非常好奇,就跟着人家走了。他一听这个情况,就知道出事情了,就追问门卫这一支队伍到底去哪里了,门卫告诉他,这个地方离他住的地方大约七十里,有个什么庄子什么人家,他们家里有一窝猪即将出生了,他的朋友可能就到那里去了。他一听就吓得不得了,就赶快赶回来。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7天的时间了,他当即连夜冒着风雪,赶着马车,就直奔门卫指点的那个农村。因为他在回来的路上,问询那个猪仔有没有特殊的标记,对方告诉他,这个猪仔四个脚掌都是白的,其它猪仔脚掌都是黑的,按这个标准把他找出来就行了。他赶过去,连夜敲开那户人家的大门,开门见山问人家是否新添了一窝猪仔,对方肯定回答刚才家里是新添猪仔了,他直接恳求人家要买那个四只脚都是白色的猪仔,对方非常惊讶,真有这样一个猪仔,刚好信息全部吻合,经过一番交涉,最后成交了。他赶快买下来,连夜用被子裹着猪仔带回家里。这时候,他的朋友在他家炕上打着坐,实际已经气若游丝,濒临死亡状态了。他赶快把猪仔拿出来,在马桶里面闷死。猪仔被闷死以后,没过三分钟,他朋友就醒过来了。这是他跟我讲到他自己亲自经历的惊险一幕,虽然好像神话故事一样,但也说明了在中国也存在着一种神运速度比较缓慢的现象。因为这是一种修为处在比较低层次,而没有达到中层次和高层次的那种状态。

西方有很多内证的方法、天人合一的方法,同样也没有达到高层次。我再举一个在德国教学过程中遇到的例子。德国柏林的一个银行职员,他非常相信生命科学方面的探索,他原来在来自印度的佛老师和来自日本的佛老师手下学习了一段时间,但是进步不大。后来,他辗转找到我这里来,我告诉了他一些内证方法,他很快就证出了自己体内有一条龙。西方人对龙很恐惧,认为龙是一种凶残的动物,但他却很快就求证体内有龙的信息,而且自己的脊柱就是这条龙。他几天都在连夜翻阅所有的文史资料,包括网上他也在进行搜索。他充满了疑惑来问我,他怎么会是龙,这绝不可能。我就告诉他,龙不是凶残的动物,而是人体内的全息信息码和能量码,因为人的祖性信息当中就全息地携带着这种全息图像。人在激活了自己脊柱的能量源时,进入了DNA同频这样一个状态后,是可以看到龙的全息影像。但是他看到以后,却进入了一种自我封闭状态,认为看到这个东西已经是很高层次了,就不愿意再继续往前走了,所以自己的认识限度就把自己控制和封闭在这个层次中不愿意继续超越。这样的例子,是比较多的。

所以,我们在研究西方哲学思想实证案例的时候,一定要用中国古代文化来解释西方现象,而不要用西方理念来解释东方现象。这一个观念非常重要,先把中国理念方法研究透,再来认识西方现象,就会有一种高屋建瓴的感觉。

我在西方,不怕任何人来诘难我,有任何内证方面的问题,我都能够从中国古代文化当中找到解决的方法和答案,去回答他们。并且,能够使他们真正佩服中国祖先“修之身”理法和文化理念的内容深度远远超越于他们的文化内涵。所以,跟联合国文教卫的几位官员接触中,在谈到老子文化时,他们也承认西方的《圣经》是与孔学思想在一个水平面上的一种学说,而中国的道学思想才是人类最高层次的学说。

所以,我们不能以一般宗教观念来解释道学,宗教的内容也不能囊括道学对生命的解密,这方面的内容要整体地去看。

 

(责任编辑:知心)
版权声明:本文章来自道德知音网,文章网址http://www.daode.biz/html/lecture/wenhua/20100504/551.html请转载时注明!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